每日經濟新聞
頭條

> 頭條 > 正文

調查丨東方鋯業銷售真實性存疑:控股股東骨幹員工“喬裝打扮”變客户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5-25 10:04:09

◎東方鋯業第四大客户的“老闆”,實為東方鋯業控股股東——龍蟒佰利的核心員工。

◎東方鋯業第五大客户實際的辦公地竟然在第四大客户的工商註冊地址上。

◎東方鋯業第二大客户實控人長期拖欠東方鋯業賬款,東方鋯業稱欠款預計無法收回,並計提全部壞賬準備金。但即便如此,公司依舊向其銷售產品。

每經記者 趙李南  王晶    每經編輯 張海妮    

2021年4月10日,有着“全產業鏈的鋯製品龍頭企業”之稱的東方鋯業(002167,SZ)發佈了最新年報:去年營業收入為7.7億元,同比大幅增長62.8%,淨利潤為-1.6億元,虧損幅度明顯減少。

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東方鋯業自己也稱“為‘十四五’期間公司的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實現了良好的開端”。

但在這一表象之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近日多方調查發現,東方鋯業去年的銷售真實性迷霧重重:

第一,公司2020年的前五大客户同2019年的完全不同;

第二,公司第四大客户的“老闆”,實為東方鋯業控股股東——龍蟒佰利(002601,SZ)的核心員工;

第三,公司第五大客户實際的辦公地竟然在第四大客户的工商註冊地址上;

第四,公司第二大客户實控人長期拖欠東方鋯業賬款,東方鋯業稱欠款預計無法收回,並計提全部壞賬準備金。但即便如此,公司依舊向其銷售產品。

種種疑點之下,東方鋯業的銷售業績是真實的嗎? 

前五大客户變動異常頻繁  

資料顯示,東方鋯業是鋯系列製品的專業製造商,主要從事鋯系列製品的研究、生產和銷售,產品包括鋯鈦礦砂、鈦精礦、稀土獨居石、硅酸鋯、氯氧化鋯、電熔鋯、二氧化鋯、複合氧化鋯、氧化鋯陶瓷結構件及海綿鋯十大系列共一百多個品種規格,公司號稱“全球鋯產品品種最齊全的製造商之一”。

僅僅時隔一年,前五大客户全換,對於一家上市公司而言,這種變化幅度確實令人詫異。

2020年度,東方鋯業的前五大客户分別為建發物流集團有限公司、廣東惠信泰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惠信泰)、河南佰利聯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佰利聯)、廈門謙吉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廈門謙吉)、廈門新長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廈門新長景)。

去年,東方鋯業對這前五大客户的銷售額為2.8億元,佔年度銷售總額的37%。

圖片來源:東方鋯業2020年年報截圖 

再來看看2019年的情況。公司2019年年報顯示,前五大客户分別為意大利ITT公司、美國S&N公司、四川鴻泰鋯業有限公司、埃梯梯精密機械(無錫)有限公司和桂林雙合飾品有限公司。 

圖片來源:東方鋯業2019年年報截圖 

對於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深交所也提出了質疑,下發問詢函要求東方鋯業説明公司主營業務與經營模式是否發生較大變化,並説明公司前五大客户發生較大變化的原因與合理性。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東方鋯業在2020年年報中披露,前五大客户銷售額中關聯方銷售額佔年度銷售總額比例為4.92%,這個數字同公司對河南佰利聯的銷售佔比吻合。而工商數據顯示,河南佰利聯的大股東為龍蟒佰利。

換句話説,東方鋯業只承認對河南佰利聯的銷售為關聯交易,對其他幾大客户均為非關聯交易。

事實果真如此嗎? 

關鍵人物出現同名現象

事出反常,必有蹊蹺。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東方鋯業2020年第四大、第五大客户,即廈門謙吉與廈門新長景都隱隱指向了東方鋯業的控股股東龍蟒佰利。

廈門謙吉成立於2019年11月19日,但2020年便迅速成為東方鋯業的年度第四大客户。東方鋯業向其銷售的金額為3429萬元,佔年度銷售總額比例為4.47%;相同的路數也發生在廈門新長景這家公司身上,其成立於2019年12月6日,隨後於2020年位列東方鋯業2020年度第五大客户。東方鋯業向其銷售的金額為3226萬元,佔年度銷售總額比例為4.20%。

啓信寶數據顯示,廈門謙吉的法定代表人為慕騫,持股100%,監事為張濤。

與此同時,張濤、寧波佰羿貿易有限責任公司曾為廈門新長景的發起人,張濤還曾任廈門新長景的總經理、執行董事,但目前寧波佰羿貿易有限責任公司已經註銷,而清算組負責人也叫“慕騫”。2021年1月,廈門新長景才將總經理和執行董事由張濤變更為葉長圳。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慕騫的另一個身份是龍蟒佰利的中級管理人員或者是核心技術(業務)骨幹員工。而張濤的身份疑同慕騫類似。

根據龍蟒佰利2021年3月公告的《2021年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激勵對象名單》,公司獲授的限制性股票“中級管理人員與核心技術(業務)骨幹人員”名單總計4992人,慕騫與張濤的名字赫然在列。

圖片來源:龍蟒佰利公告截圖 

(註釋:在龍蟒佰利的“中級管理人員與核心技術(業務)骨幹人員”名單中包括了三個名為張濤的自然人,分別為1595張濤、3111張濤和4522張濤。)

上述廈門謙吉的監事張濤,廈門新長景曾經的總經理、執行董事張濤,與出現在龍蟒佰利股權激勵名單中的某個張濤是否為同一個人,尚無法證實。

工商資料顯示,廈門謙吉的聯繫電話為188XXXX3857,記者通過查詢發現,這個號碼對應的名字即為慕騫。在焦作市政府採購網上,記者還找到一份採購人為焦作市生態環境局的《焦作市生態環境局汽車租賃服務項目》文件,該文件顯示,焦作市中站區億利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聯繫人為慕騫,電話同樣為188XXXX3857,而該公司目前的控股股東為龍蟒佰利,持股比例為84.4%。

為了進一步印證龍蟒佰利的慕騫與廈門謙吉的慕騫為同一人,5月21日下午,記者撥打了188XXXX3857的手機號。

記者:你好,是龍蟒佰利的慕騫嗎?

慕騫:你哪位?

記者:我是每日經濟新聞報社的,想諮詢你一個關於龍蟒佰利的問題。

慕騫:我們沒有權限接受你的採訪,有事可以聯繫董祕。

啓信寶顯示,廈門謙吉養老保險繳納人數為1人。因此可以確定上述所説“董祕”為龍蟒佰利董祕。這也意味着,廈門謙吉的慕騫默認了自己是龍蟒佰利員工的事實。

此外,廈門謙吉、廈門新長景與龍蟒佰利之間的關係並不止這一點。 

 

圖片來源:啓信寶截圖 

廈門謙吉曾經的工商登記電話和廈門新長景的工商登記電話皆為136XXXX7565,而以該電話為工商資料內容的還有一家企業——廈門佰利聯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廈門佰利聯)。這三家企業除了電話相同之外,郵箱也相同。記者通過調查發現,實際上,廈門佰利聯與龍蟒佰利之間曾經也有“關聯”。廈門佰利聯由上海佰利聯貿易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佰利聯)出資設立,上海佰利聯的最早出資人分別是申慶飛、燕朝霞、滿衡立和許剛。龍蟒佰利的實際控制人即為許剛。

2019年11月,上海佰利聯的法定代表人由許剛變更為了燕朝霞。2021年4月,其他三位出資人退出了上海佰利聯,上海佰利聯由燕朝霞100%控股。

同樣發生在2021年4月,上海佰利聯將其持有的廈門佰利聯股權轉讓給了廈門執道投資有限公司,廈門佰利聯的執行董事也由燕朝霞變更為了詹宏評。

據龍蟒佰利公告,燕朝霞曾為龍蟒佰利控股子公司焦作市中站區億利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龍蟒佰利2015年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之激勵對象名單中,燕朝霞位列龍蟒佰利中層管理人員、核心技術(業務)人員激勵對象名單當中,職務被表述為“小貸公司董事長。”  

圖片來源:龍蟒佰利公告截圖 

廈門謙吉註冊地實為廈門新長景

為了揭開東方鋯業2020年大客户的神祕面紗,5月20日,記者來到了廈門謙吉的工商註冊地——廈門市翔安區新圩鎮新鎮路1號218室之一。但在該地,記者並未找到廈門謙吉,而是看到了廈門新長景的身影。 

廈門謙吉的工商註冊地,門牌顯示為廈門新長景。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趙李南 攝

在該處辦公的僅有一名工作人員,當記者詢問公司是否與東方鋯業開展業務時,該工作人員表示並不清楚具體的業務情況。

而在廈門新長景的工商註冊地——廈門市翔安區新圩鎮新圩洋尾裏55號四樓。記者看到這是一棟居民樓,大門緊閉,並非是辦公場所。 

廈門新長景的工商註冊地,目前是一家甜品公司。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趙李南 攝

廈門新長景的工商註冊地。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趙李南 攝

隨後記者又趕往廈門佰利聯的工商註冊地——廈門市翔安區新圩鎮龍新路55號209。但在現場,記者看到該處實際上為廈門市翔安區城市管理局新圩行政執法中隊。記者向保安了解到,之前該棟樓有一些房屋有出租,目前已經全部收回,作為新圩鎮政府工作人員的宿舍使用,記者也並未在現場看到有公司。 

廈門佰利聯的工商註冊地,實為新圩鎮政府工作人員宿舍。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趙李南 攝 

5月24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廈門謙吉、廈門新長景與東方鋯業的具體業務,慕騫、張濤是否為龍蟒佰利的員工向廈門謙吉、廈門新長景售發去採訪函,廈門新長景工作人員向記者回複稱:“我們領導回覆了,他們都在外地,沒辦法接受採訪。”

持續欠錢不還,生意照做?

2020年,東方鋯業的第二大客户為惠信泰,公司對其銷售金額約4538萬元。該公司成立於2019年7月12日,法定代表人楊雪峯,註冊資本1000萬元,工商聯繫電話135XXXX8048。出資人楊雪峯、佛山市翰鴻貿易有限公司、劉文浩、何務達、何昕。

圖片來源:啓信寶截圖 

其中,佛山市翰鴻貿易有限公司由楊雪峯100%持股,電話也為135XXXX8048。

奇怪的是,在東方鋯業2019年年中,公司就曾披露佛山市翰鴻貿易有限公司欠錢不還。2020年,東方鋯業繼續披露這家公司欠錢不還。東方鋯業因此全額計提壞賬準備金,並稱“欠款期限較長,預計無法收回”。

惠信泰、佛山市翰鴻貿易有限公司的實控人均為楊雪峯。為何東方鋯業如此“大度”,對方欠錢不還,卻還和楊雪峯繼續做生意?

圖片來源:東方鋯業2020年年報截圖 

為了進一步核實楊雪峯與東方鋯業之間的關係,近日,記者前往位於佛山市禪城區石灣小霧崗園林陶瓷廠內4號自編401室的惠信泰進行實地調查。

按照惠信泰住所申報的地址,記者來到了泛家居創意園內,不過四號樓只有兩層對外開放,前往高樓層的樓梯已經上鎖,遍尋四號樓未果後,記者詢問該處物業得知,惠信泰在園區的一號樓。

泛家居創意園一號樓樓層指示牌上,出現了惠信泰的身影。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晶 攝

在一號樓的第四層樓梯旁,記者終於找到了惠信泰的所在地,該公司的辦公面積僅為20平方米左右,共計4名員工在內辦公。

惠信泰。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晶 攝

其中,一名銷售經理對記者表示,楊雪峯是他們老闆但是現在不在,他主要在潮州的工廠。

對於惠信泰和東方鋯業的合作關係,上述銷售經理稱,“我們和東方鋯業之間是戰略合作伙伴,有一條生產線是我們負責幫它生產,(雙方簽訂的)協議裏我們有包銷權。”這意味着惠信泰既是東方鋯業的供應商,又是其2020年的第二大客户。

但是在東方鋯業的2020年年報中,找不到惠信泰作為供應商的信息。雙方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合作關係?

根據現場員工提供的惠信泰企業簡介,“惠信泰是一家集科研、生產、銷售為一體的鋯系列產品製造企業,成立於2019年7月。公司擁有兩座生產基地(汕頭生產基地,潮州生產基地),共有德國細川密克郎幹磨工藝生產線4條,濕磨工藝生產線2條,月產量5000噸。公司擁有員工60餘人,其中各類產品研發人員佔20%以上,研發團隊規模不斷擴大,已經由初建時的貿易型公司轉變為綜合型的技術實體”。

但實際上,據銷售經理透露,目前惠信泰的月生產能力在1000噸左右(年產量為1.2萬噸左右)。“我們這裏只是一個銷售中心或者你理解為行政中心,辦公室就我們四個人,剩下的員工都在我們的工廠,不過今年惠信泰準備擴建,年底擴建完成以後保守估計我們的年生產能力能達到3~4萬噸。”具體到產品上,該員工表示,這些產線都主要是生產單一的硅酸鋯。

根據東方鋯業2020年年報,報告期內公司“銷售”給惠信泰的收入為4538萬元,佔硅酸鋯總營收4997.65萬元的90.8%,也就是説,東方鋯業的硅酸鋯業務實際上絕大部分已外包給惠信泰。上述銷售經理還告訴記者,惠信泰的硅酸鋯毛利能達到6%~7%。為何最終東方鋯業的毛利率僅為1.44%,外界不得而知。

談及楊雪峯為何欠東方鋯業24.28萬元不還時,惠信泰辦公地的三名男員工均表示不相信,他們異口同聲地稱,“對於貿易往來(欠款)很正常,但20萬太少了,200~2000萬還差不多。”

東方鋯業年報披露,惠信泰去年拖欠東方鋯業的賬款為1443萬元。

5月24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東方鋯業向廈門謙吉、廈門新長景銷售的具體產品是什麼,第二大客户惠信泰既是公司客户又是供應商,為什麼沒有披露等問題向東方鋯業發去《採訪函》,但截至記者發稿對方未有回覆。

同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龍蟒佰利是否控制廈門謙吉、廈門新長景和廈門佰利聯,慕騫、張濤是否為龍蟒佰利員工,向龍蟒佰利發出《採訪函》,但截至記者發稿對方未有回覆。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東方鋯業 龍蟒佰利 廈門謙吉 廈門新長景 惠信泰 業績真實性 客户 供應商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254

0